關于我們 | English | 網站地圖

從山東煤企重組看懂“大勢”

2020-08-27 10:51:57 能源評論

7月13日,山東省屬企業改革工作推進暨干部大會在濟南召開,會議正式通過山東能源集團與兗礦集團聯合重組方案。兩家煤企合并的消息終于塵埃落定。按2019年財務數據測算,重組后的山東能源集團資產總額將達到6379億元,營業收入達到6371億元。歷史上的山東七大礦務局重歸一體。

煤炭行業的分分合合反映出煤炭產業和能源發展中一些必然的內在邏輯,可以沿著這些內在邏輯摸索出體現發展規律的“大勢”,從而超前謀劃。

大勢之一:煤炭資源開發必然走整合集約之路

中國是世界上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中比重最大的國家,同時也是煤炭產業集中度最低的國家。同為化石能源的石油天然氣行業,具有油氣資源勘探生產資質的企業,如“三桶油”、延長石油,都是技術精良、實力雄厚的“硬拳頭”公司。而中國有多少這樣的煤炭企業呢?

十年前,在制定“十二五”發展規劃時,自然資源部曾提出,“十二五”期間,打造形成6?8個億噸級和8?10個5000萬噸級大型煤炭企業集團,煤礦企業的數量控制在4000家以內。中國煤炭產量排名前十的公司,包括國家能源集團(中國神華)以及本次重組后的山東能源集團等億噸級、千萬噸級煤炭企業,總產量不到全國總產量的一半。內蒙古作為我國最大的煤炭產區,竟然在整個自治區范圍內找不到一家能翹“大拇哥”的大型煤企。山西陽泉只有一小半煤炭產量出自“大拇哥”煤企陽泉煤業,一大半出自其他十幾家小型煤企。

煤炭資源被人為地分散式開發,是多方面復雜的歷史原因多年積累形成的。中國以煤為主的資源稟賦短期內難以改變,提高煤炭資源開發的集約化程度,實現礦區統一規劃、大規模機械化集中開發,是保護資源、提高采收效率和提升產業實力的必然選擇。

新的山東能源集團囊括了山東省內大部分煤炭資源。山東能源集團與兗礦集團合并重組后,預計煤炭年產量將達到近3億噸,兩家集團的煤炭產量總和占本地市場需求的一半以上,將成為全國第二大煤炭企業。

大勢之二:能源發展必然走向消費導向型

關于我國能源的基本情況,一致的看法是:中國能源資源的基本特征是“富煤、缺油、少氣”。盡管大慶油田的發現曾一度讓我們將“貧油國”的帽子甩到太平洋,但經歷過大饑荒那一代的中國人,始終用未雨綢繆的思維審慎地設計著新中國的能源工業體系和消費市場,資源節約始終是中國能源政策堅持的基本原則。

改革開放以來,能源行業從兩個大的方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是市場經濟促進了多元市場主體參與能源行業的市場競爭,激發了市場活力,能源生產迅猛增長。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一能源生產大國。二是能源結構持續優化,終端能源消費隨著電力的大規模使用持續提質增效。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大規模開發,技術不斷提高,在一次能源生產中的比重已達15.3%。隨著電網基礎設施的不斷升級及其互聯互通水平的持續提升,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清潔電力成為終端能源消費的主體已不是夢想。

這一系列變化使能源不再緊缺,行業發展著力點的天平也從生產一端向消費一端滑動。在相對寬松的能源供需體系中,為了滿足日益提高的能源消費對效率和品質的追求,煤炭資源整合和企業重組恰恰是在這一條件下市場力量倒逼出來的必然結果。企業應遵從市場法則做出改變。

大勢之三:資源開發必然回歸市場要素屬性

在短缺經濟條件下,煤炭產業就是一個圍繞解決供應問題這一核心的獨立生產部門。而當供應不再是問題時,煤炭就是圍繞滿足市場需求這一核心的眾多生產要素之一。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挑戰的今天,清潔能源大規模開發利用已經成為大的時代背景,世界上多個國家正在研究推動煤炭徹底退出能源領域。

從全球能源發展的歷程來看,其未來趨勢歸納起來可以概括為“兩個替代”:在能源生產端實施清潔替代,太陽能、風能、水能等清潔能源逐步替代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費端實施電能替代,電力消費逐步替代其他形式的能源消費。而在化石能源被替代之后,化石能源將回歸其工業原料屬性。以石油為例,目前僅有30%作為工業原料,70%作為燃料。石油作為工業原料所創造的價值是作為燃料的1.6倍。根據媒體報道,此次重組后的山東能源集團將定位為拉動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的領頭羊,決心走出煤炭舒適圈,加大發展新興產業的力度。以煤炭這一傳統工業原料為基礎,拓展在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現代物流貿易的產業優勢。盡管要實現這一產業拓展后續還有大量磨合與培育的工作要做,卻符合市場的運行規律和內在邏輯。

在分與合的邏輯中,無論分合都是為滿足既定發展階段特定需要的必然選擇。在改革開放初期,尊重煤炭開發小而散的歷史現狀,充分激勵各不同層次的市場主體,加大供應能力,在那個發展階段的“分”有其歷史的合理性和必然性。進入新的發展時期,“分”所積累的問題不斷暴露,而“合”必將成為新趨勢下新的發展主題詞。因此煤炭行業可從三個層次的“合”入手超前謀劃,積極儲備,適應“大勢”。

從煤炭產業本身來說,隨著煤炭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深入,無論央企還是省屬煤炭企業,兼并重組節奏不斷加快,煤炭資源與開發企業還將進一步整合。山東能源集團重組僅僅是一個開始,煤企重組的大幕才剛剛拉開。

除山東省外,煤炭大省山西省的煤炭企業整合也如火如荼,山西將打造以大同煤業、山西焦煤、陽泉煤業三大省屬煤炭巨頭領航的山西煤炭航母。西北煤炭資源富集地區寧夏、新疆、內蒙古三個自治區也在積極醞釀中。根據能研智庫不完全統計,央企層面,中煤集團、國家能源集團(中國神華)、國新集團和誠通集團也在搭建央企煤炭資產整合平臺,對華潤集團、保利集團、國投公司、中鐵資源公司等煤炭資產進行兼并重組。

從能源全行業來看,煤炭、電力、油氣及可再生能源還將進一步聯動發展。放眼整個能源行業,煤炭作為生產要素最終還將與其他能源部門加強協同,特別是提高電力作為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從此次國電、神華兩大能源央企整合為國家能源集團所產生的示范效應中不難看出,神華集團所建立的煤電路港航產業鏈一體化模式與國電集團在發電領域的市場優勢充分融合,力求打造圍繞“煤炭+電力”產業聯動的最佳組合。這一產業鏈拓展的成功案例將引導更多的煤炭企業與電力企業實現整合重組。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與煤炭企業整合可能會成為新興領域。

從國民經濟部門來說,能源行業還將沿產業鏈進一步拓展整合成為產業聯盟。從此次山東能源集團的重組來看,新組建的集團煤機板塊有利于拓展非煤機裝備制造業務,發力高端裝備制造。

新能源新材料方面,原山東能源已與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海裝風電公司簽署戰略合作,著力布局國內外陸上、海上風電資源開發建設及風電和儲能技術與裝備產業發展,并布局氫能源產業,培育發展氫能源燃料電池,探索褐煤制氫技術;原兗礦建設新能源研發示范基地,布局氫能上下游產業,兩者合并相關產業可以實現“協同”和“互補”。現代物流貿易本身就是兩集團支柱產業之一和重要發展方向,新的山東能源集團可充分利用兩家產業布局、人才積累和山東省區位優勢,加速打造引領行業的現代物流貿易企業。潞安煤礦也正在策劃整合化工產業,力圖在煤化工領域占得一席之地。




責任編輯: 張磊

標簽: 山東煤企重組

更多

行業報告 ?

通比牛牛规则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 山西体彩新11选五的规则 黄金城*娱乐平台 中国融资配资网 东北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必中 双汇发展股票 王中王开奖结果王 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 体彩北京11选五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微信走势图 湖北快3直播 北京11选5专家预测任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查询 泳坛夺金全部开奖结果 排列7开奖官网